1989年4月15日,利物浦队与诺丁汉森林队的足总杯半决赛在英国谢菲尔德市的希尔斯堡球场举行,由于球场结构问题以及警方组织秩序混乱,在比赛开始后尚有5000名利物浦球迷未能入场,警员随后开启了大门却没有给予必要的引导,致使5000人涌向同一看台,最终发生了震惊世界的人群踩踏伤亡事件!96名利物浦球迷丧生,另外还有200多人受伤。

惨案降临前,也曾出现过一些球迷拥挤事件,但依旧没能引起南约克郡警方重视。利物浦球迷在警察的随机抽查和搜身下前往球场,再加上交通不畅,很多车辆又因为检查耽误了时间。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着,利物浦球迷被安排在球场的瓶颈地带——列平巷这一侧进入球场,正午前转门开放,第一批利物浦拥趸进了场内,人流量较稀薄,因为票面上要求14:45到场。但在中午两点之后,球迷人数激增,开球还有半个小时,场外依然有5000观众没进场。瓶颈区里的球迷越挤越多,前方和左右都是铁丝网和墙,只有后面有空隙……

对讲机失灵,场内的警员不清楚场外的情形,广播呼吁球迷不要往里挤,但人声鼎沸,广播根本听不到!

比赛开始前10分钟,两队球员开始入场,欢呼声此起彼伏,但场外依然有很多球迷被困。而球迷在不断往里涌的同时,比赛并没有因此而推迟。

5000人在转门外挤压引起了警方的担忧,一位维持现场秩序的警员请求指挥中心允许打开C大门(原本用作出口的大门,没有转门),放球迷进场!一名无票球迷被赶出来的同时,20名被困球迷率先冲了进去……

负责比赛安保工作的杜肯菲尔德犹豫中作出决定,这扇“地狱之门”最终被打开了,更多球迷一拥而上,站看台的人数达到可容纳人数的两倍。比赛已经开始,现场一阵骚动,通往站台的地下通道还有很多球迷,他们拼命向前挤,安保人员此时并没有引导球迷分流,最前方的球迷更是被死死挤到铁丝网上。更无奈的是,后面的球迷根本不知道前方站台发生了什么。

球迷开始沉默,脸被挤变了形,眼珠凸起,无法呼吸直到失去意识,甚至还传出胸骨断裂的声音。有球迷发现身边的人死了,舌头外吐。不少球迷冲着铁丝网前的执勤警员大喊“开门”,但警员们竟不为所动。人们开始想办法求生,靠后位置的球迷被上层看台的球迷拉了上去,两侧的和站台前方的球迷则翻越铁丝网,铁丝网倒塌了,后面的人顾不上踩着人往前冲……

下午15时多一点,当警员们陆续赶到铁丝网前,才发现了真实情况,随后急忙通知裁判停止比赛,开始救人。指挥中心里,时任南约克郡警察局长杜肯菲尔德却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了利物浦球迷身上,他声称是球迷冲开了大门。没过多久,一名英足总官员又将这一谎言转述给了全世界媒体:令人震惊的灾难发生了,利物浦球迷要为此负全责。

……没有受伤的球迷开始帮助救死扶伤,有些人在尝试人工呼吸,有些人则把广告牌改装成临时担架。而由于官方救援不利,最终的96名死者中,只有14人被送往医院,其中12人到医院时已经死亡。

因为在场警官的谎言、英国著名小报《太阳报》的恶意报道,以及政府的失公处理,迟迟没有人为这一起惨案负起相应的责任,事故原因一度被推到无辜的利物浦球迷身上。然而自希尔斯堡惨案发生后,利物浦足球俱乐部和球迷的悼念活动就从未停止过。

2011年10月,英国政府表示将公开希尔斯堡惨案的全部绝密文件,继续调查。2012年9月,调查结果正式出炉,惨案真相大白,利物浦球迷沉冤昭雪,时任英国首相卡梅伦公开道歉。

2016年4月,经过多年调查,英国高等法院陪审团作出裁定,故发生的原因是南约克郡警方玩忽职守,现场的组织、管理和控制不力,最终导致人群失控,相互踩踏酿成惨剧,当年遇难的96名利物浦球迷是被“不合法杀害(非法致死)”。

另据利物浦队官方消息,2022年1月底,位于安菲尔德的希尔斯堡纪念碑已正式刻上第97名遇难者Andrew Stanley Devine的姓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