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曾经的上汽集团高管,他参加过很多车展,但这是他作为一个创业者,带着自己创立的“高合汽车”第一次参加车展。

另外,他还在展台上接待了小鹏汽车CEO何小鹏、蔚来创始人李斌等“造车新势力”的头面人物。

所有人都只有一个目的——近距离观摩高合汽车推出的两款售价分别达到68万元和80万元HiPhi X(后来产品线万元)。

但在一年半之后,又一次让业界吃惊的是销量——高合汽车在整个2021年卖出了超过4000辆新车。

丁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自己不认为宝马奔驰(对于中国车企来说)就是永远的天花板。

2020年9月HiPhi X正式发布,开启交付是在2021年5月中旬,从那时开始的大约7个月时间里,高合卖出了4237辆新车。

在2021年下半年,HiPhi X交付了3724辆,这个数据超过保时捷、奔驰、红旗等国内外豪华品牌,成为了同期50万以上豪华品牌电动车销量榜的冠军。

到了2022年1月,高合的交付量是550辆,同时也实现了第5000辆新车下线。

但实际上这两款车价格相差不小——保时捷Taycan和高合HiPhi X的起售价分别为88.8万元和57万元。

“造车新势力”蔚来汽车率先把价格推升到了35.8万-56.6万的高度,而且累计销量也突破了10万辆。

“前途汽车”作为“造车新势力”,做出了一款指导价超过70万元的纯电动跑车,但销量惨淡。

HiPhi X的起售价达到了57万元,平均售价70万元,这已经超过了奔驰宝马奥迪等一线豪车品牌多数主力车型的价格。

“以后谈到HiPhi X,大家会记住(2020年北京车展)这个时间点。”丁磊说。

按照他的说法,全球排名前十的汽车零部件公司中有八家跟高合合作,“他们把最好的技术用在高合HiPhi X上”。

官方资料显示,HiPhi X最初发布时有12项“全球首创”技术,最为明显的产品特征就是拥有6个车门的NT展翼门系统,拥有包括“星光大道”、“变形金刚”、“总裁校阅”在内的六种“场景式”进出模式。

根据官方资料,丁磊实际上搞的是一个涵盖了“智能汽车、智捷交通、智慧城市”的“三智”战略,目的是在未来的智慧城市中,通过车路协同形式实现完全无人驾驶。

在这个战略中,HiPhi X代表的“智能汽车”只是“三智”战略中的一个环节而已,整个战略的终极目标是改变人类出行方式。

这解释了丁磊“场景定义汽车”的造车理念。“我们的设计是按照车、路、城的协同来预留。车的智慧化达到一定程度,必然要通过路和城来协同”。

一位来自传统车企的高管表示,传统汽车品牌想要在短时间内打造高端品牌难度极大,没有一些技术、文化方面的积淀很难成功,但是特斯拉改变了汽车品牌养成模式,“高合在销量方面的成功只能说是新时代、新玩法的成功”。

他认为,这款车的确呈现了不一样的产品力,但核心在于能否找到足够的用户买单。“车路城协同”是一个落地尚需时日的愿景,高合真正的价值主要体现在的确找到了一些愿意买单的用户,“这让其能够继续留在牌桌上”。

在他看来,电动车品牌目前呈现出明显的“两极化”趋势,把低端做到极致的是五菱宏光MINI EV,而在高端市场实现突破的就是高合,“这些产品都是在特定市场实现品类创新的结果”。

资深营销人士魏家东也认为,根据“爆品哑铃模型”的分布方式,顶层是“懂趋势+懂用户”,中间层是“性价比”,底层是“颜值+品质”。

熟悉“造车新势力”业务模式的前总裁助理徐礼德表示,HiPhi X能在2021年交付4000多辆是一个难以置信的数据,意味着其蓄客需要达到2万个(支付订金用户),触达人数至少2000万(千分之一的收订率)。

至于“谁买走了高合”,他认为作为一个创业公司,创始员工一般会购买一部分,另外供应商也能消化一部分,然后就是收集到的一些社会订单。

根据丁磊在2020年9月北京车展上透露的数据,高合光是工程师就有1500人。

专注于新能源行业的招银国际资深研究人员白毅阳表示,高合还处于企业发展初期,考虑到其定价区间,目前每月集中于500-1000辆的交付水平还算合理,“如果达不到这个门槛,说明产品有重大缺陷”。

他表示,HiPhi X的客户群主要还是BBA(奔驰宝马奥迪)的用户,不在乎定价、希望有身份特征,以及喜欢尝鲜的第一批用户。“中国这个庞大的市场(2021年新能源车型销量超过352万辆,全球第一),永远不缺乏第一批用户”。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高合汽车的高价格反映了高端用户群体特色,“互联网领域等形成的财富效应,推动高端汽车市场需求爆发”。

根据巨量算数发布的《2021中国豪华车市场研究报告》,豪华车已经连续3年保持11%的平均增速,同时用户对于豪华车的衡量标准也有所变化,更加看重智能/安全配置和豪华体验感。

这与以往用户更注重类似于奔驰宝马奥迪那样的“品牌积淀”多有不同,也是以“消费升级”为代表的年轻用户崛起的主要特征。

高合汽车官方资料显示,车主中六成以上是“80后”和“90后”,同时也有一部分对新事物比较好奇的“50后”和“60后”。

同时,八成车主是企业高管/CEO级别,他们看重HiPhi X的理由就是“宜家宜商”。

高合汽车市场与公共传播高级总监果铁夫告诉创业邦,高合很多车主属于自己创业的企业主,同时也有高学历高收入、以及认可中国品牌的特征。“另外,二孩家庭也超出了50%,这个跟我们的六座车型相对应”。在他看来,之所以高合汽车能够得到4000多名车主的青睐,源自于正确的公司战略,“严格意义上讲,我们进入的细分市场并没有竞争对手”。

另外就是产品极具辨识性,“包括独特的外观(展翼门设计),以及豪华和科技感拉满的配置”。

根据创业邦从高合体验店了解到的信息,试驾用户最为看重这款车的一点,在于其近乎全能的配置,工作人员会拿着一份“终身质保五大核心部件”向用户重点介绍。

创业邦注意到,这份宣传资料显示,包括全套空气悬架、“三电”系统(电池、电机、电控)、全车智能灯组(包括和全新奔驰S同款的PML可编程大灯)、智能触控屏、以及NT门在内核心部件的价值就超过了39万元。

另外,包括中国品牌车型首次搭载的“后轮转向系统”,以及“英国之宝”音响(捷豹路虎最新车型也有搭载)等产品细节也让用户相信,他们拿到手的将是一款武装到牙齿的豪华智能汽车,而且全车上下都写满了奢华。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即便整合了强大的全球资源,也在2021年录得不错的销量,但高合必须找到2022年继续推动销量提升的方法。

前威马汽车联合创始人陆斌在两年多之前就表示,新造车企业完成1万辆交付时,基本就消化完了前期的“流量红利”,开始进入市场流量获取阶段。

根据财政部等四部门发布的通知,2022年的新能源汽车补贴将在2021年基础上退坡30%,2023年完全取消。

供应链方面,博世(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执行副总裁徐大全近日表示,2022年汽车产量仍将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芯片供应量,“下半年情况可能会有所好转”。

2月初,福特宣布旗下8个工厂因为芯片问题被迫减产,丰田汽车也表达了类似态度,其2月份的全球产量预计减少15万辆。

另一位行业人士也认为高合汽车今年的增长趋势至关重要。“如果规划一个定价三四十万元的产品,还有希望(继续维持上升态势)”。

根据丁磊透露的最新消息,在第一款车HiPhi X和第二款车HiPhi Z(预计今年4月发布)之后,第三款车的价格将会下探到30万-50万区间,“由此我们的月销量可能很快达到1万辆的规模”。

对于汽车这个讲究规模效应的行业而言,月销1万辆基本已经可以实现正向运营。

有人发现凌晨1点半收到了丁磊发的消息,自己早上5点半回复后,丁磊依然秒回。

在外界看来,高合汽车的动作略慢,也可以说很“稳健”,但在他看来一切其实很“快”,都是按照规划有条不紊地执行。

这个规划是建立在前瞻性的战略之上,也就是“三智”涉及到的交通出行——这个战略形成了用户场景,这些“场景”又让高合汽车实现了不错的销量。

所以他还强调“初心”——坚持初心,并做到“六根清净”,才能成功。“六根不净,输得干干净净,别人能做的,你不一定能做,别人做成的,你不一定做成,别人做不成的,你不一定做不成”。

“搞车是我的专业。在新的时代里面,怎么搞出面向未来的车,我们最有发言权。”他如是表示。

根据彭博社1月底的消息,高合汽车的母公司华人运通,正在与瑞银和摩根士丹利合作,最早于2022年在香港上市,并募资5亿美元。

但有一点可以确认,高合汽车抓住了这波百年汽车大变局的机遇,而且和特斯拉一样选择从高端市场切入,这让其可以通过产品下放实现销量提升,同时还能保持足够的品牌溢价——到目前为止,只有蔚来汽车做到了这一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